http://www.epti-edu.cn

健康新闻,院士陈薇:疫苗出来之前隔离是最好

  原标题:院士陈薇:疫苗出来之前隔离是最好的办法 大美中国女科学家

  陈薇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员,曾经在阻击、抗击过埃博拉病毒等做出重要贡献的女科学家,此刻带领团队又出现在,成为新型疫苗研制中的先锋队。

  奔跑在坎坷的赛道上

  2020年2月2日,大雪。而进驻第八天的陈薇和她的团队正在帐篷式检测实验室中忙碌。这个实验室刚刚运行三天,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,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,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。这是医学科学院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取得的一项重要应用。健康新闻因为夜以继日的工作,所有人都很疲惫,但大家都做好了“最坏打算”——以最充分方案,做最奋战!

  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,康复患者的血浆是临床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。

  “病毒是公共健康的最大,是的。”对于以抗病毒药物为主攻方向的陈薇来说,和病交道已经习以为常。很多年以来,她一直在生物安全领域的“无人区”探索,曾经用超过十年的时间,成功研制首个纳入国家战略储备的重组疫苗。这一,让陈薇成为“生物危害防控”国家创新团队的学术领头人。

  在暴发的2003年,陈薇再立新功。当时,她正在研究ω干扰素,她以一个生物科学家的直觉意识到,ω干扰素对有作用。必须尽快验证这一判断,尽早控制,她带领课题组,冒着生命,连夜进入生物安全负压实验室,与当时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病毒零距离接触。

  和今天一样,身着厚重的防护服,每次持续工作个小时,不能吃喝甚至不能上卫生间……

  那一次,他们在最短时间内验证了干扰素的有效性,1.4万名预防性使用“重组人干扰素ω”喷鼻剂的医护人员,无一例感染。这一荣获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。

  而这一次,“重组人干扰素ω”喷鼻剂仍然在发挥作用,它能RNA病毒,还能提高免疫力,遗憾的是,因为技术难度大没能大规模生产,只能用于部分一线医护人员。

  新型变异太快了,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快马加鞭地研发疫苗。“目前大数据研究发展迅速,一旦有新变异出现,可以马上通过生物信息学或大数据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、发病机制或受体,可以快速指导疫苗的改良。”

  然而,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,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够“迅速”完成的任务,人们对这个新病毒的生物特性、致病机理、机制、易感人群等,了解非常有限。尤其让他们忧心的是,中间宿主还没有找到,也许还在发挥着作用。陈薇和她的团队、她的国内外同行,正奔跑在一条坎坷的赛道上。

  而在前几日,就是30日当晚20点和31日晚23点,陈薇两次在忙碌一天后,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独家专访。知力君对要点进行了整理,让我们一起来看下相关现场情况:

  记者:疫苗是大家现在最关注的问题。目前存在两种声音:一种是我们离拥有疫苗已经很近;另一种则是疫苗短期内无法派上用处,即便研制出来,恐怕也成了“马后炮”。

  哪种声音更符合实际?而且以变异迅速著称,会不会等我们研制出疫苗,病毒已经变异到能逃避疫苗了?

  ▲ 陈薇:

  目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的大力支持下,快马加鞭地研发新型疫苗。

  但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,而我们对这个新病毒的生物特性、致病机理、机制、易感人群等,了解还非常肤浅,因此目前有些平台道的最快“1个月”内拿到疫苗,健康新闻我认为是不现实的。

  当然我也不敢排除有非常优秀的科研团队能做得更快更好。

  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科学家将在12周内研制出新冠疫苗,我相信我们国家科研人员的速度不会亚于美国。

  疫苗不会是“马后炮”。

  当年之后,如果国家对研究有更长效的支持,有更多团队持续来做这个研究,那么不管疫苗还是药物,健康新闻至少会有比今天更好的局面。再次狭相逢,就不会这么被动。

  新型变异再快,也在这个大类里,目前大数据研究发展迅速,一旦有新变异出现,可以马上通过生物信息学或大数据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、发病机制或受体,可以快速指导疫苗的改良。

  记者:大家都说我们一定能战胜这次,真正的战胜究竟是什么样呢?

  ▲ 陈薇:

  所谓的战胜有几种:第一就是根除。这是最理想的状态,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。

  但人类历史上真正根除的传染病其实很少,比如完全消灭的天花和即将被消灭的小儿。

  第二种就是像“”那样,17年间,再没有出现过跟序列相同,可以人传人的病毒。

  第三种就像H1N1那样,虽然控制住了当年的大流行,但不时还会出现一定规模的流行,目前把这种病毒作为常规接种流感疫苗的一种成分来阻断继续流行。

  遇到一种新病,我们当然希望能彻底消灭它。但有时候,过度干预反而可能它快速突变——这里面有很多权衡和博弈。

  因此,新型将被何种方式“战胜”,现在还不好预测,一切都在发展当中。

  记者:目前您有哪些比较担心的问题?

  ▲ 陈薇:

  中间宿主还没有找到,也许还在发挥着作用。

  记者:关于这次,您最想说的是什么?

  ▲ 陈薇:

  防控绝对不能等到来了再做。

  国家有必要建立防疫科研白名单,形成真正有力的“首席科学家”体制,支持一批团队一辈子就做某种病毒或细菌的深入系统研究,不追热点,敢坐冷板凳,别管这个病毒是来了还是走了。

  如果觉得单个团队有风险,还可以设置A、B团队互相PK。这样国家投入的经费比现在这种情况少多了,还能花在刀刃上。

  最关键的是,一旦发生,就能迅速找到最权威的团队,即使出了事故也知道打谁的。

 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新型一来,谁都觉得自己能做,但发挥的作用还是有限。

  这次的问题,得到的经验,都要好好地梳理。

  今后我们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来管理的反馈流程,明确各部门的主要职能,并且对信息公开、数据共享不及时、不透明导致的不良后果进行依法惩处。

  此外,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,康复患者的血浆是临床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。由于中国传统文化提倡大病之后重在休养,过去很多康复者不愿意捐献自己的血浆。

  今天(1月31日)上午,国家科技部下发了《关于请协助采集新型康复者血液样本的函》。

  我们拿着这个,有22名康复患者表示愿意让我们检测血液标本是否符合献浆标准。其中有的人身体虚弱,连采血都很困难,这让我们非常。

  在推行免费治疗、医务人员献身拼搏的大下,在康复患者和医护人员同心同德,为病友们作出贡献的时刻,我也呼吁:应当从立法层面要求康复者在知情同意、符合伦理、身体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捐献宝贵的血浆,用于他人的急救。

  希望全天下人都健康

  陈薇是科学家,也是军人,这让她有一种特别的感。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,陈薇临危受命,担任“国家减灾委科技部抗震救灾专家委员会”卫生防疫组组长,组织编写《震后卫生防病30问答》和《卫生防疫与心理援助知识手册》,冒着余震率队在废墟上战“疫”……她还在安保中担任“安保军队指挥小组”专家组,成功处置了数十起核生化疑似事件,被评为总后勤部“援奥工作先进个人”。

  2014年2月,西非大规模暴发并迅速向外蔓延的埃博拉引发全球恐慌。年底,陈薇就率团队研发出了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。2018年,该疫苗获得国家颁发的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,这是由我国自主研发、全球首个获批的埃博拉疫苗产品。界为之瞩目,国人为之振奋,陈薇说,“科研创新永远在上。”

  当时有人问过陈薇:埃博拉从来没在中国暴发过,研究它有意义吗?去疫区那么的地方,万一回不来怎么办?陈薇的回答很简单:“穿上这身军装,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  2015年7月,陈薇晋升少将军衔。2017年入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,2019年顺利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她还是全国代表,全国青联,全国妇联执委……

  此刻,当前,陈薇和她的团队责无旁贷。对这场防控阻击战,她是有信心的,“无论是人才队伍、科研实力,还是技术储备,我们都比以往有更好的准备。”只是,的第一个拐点到来之后,会不会还有第二峰、第三峰?自信的她并不敢轻敌。

  她呼吁大家,在疫苗出来之前,最原始的隔离就是最好的办法。有必要与人接触时,相隔一米五到两米以流,回来尽快洗手消毒,不要揉眼睛,不要摸口鼻。“现在真的需要全体中国人同心同德!”

  很早以前她就说过,“我是一个母亲、一个女儿、一个妻子,我希望我的家人健康,同样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健康。

  《知识就是力量》综合整理,部分来自:中国妇女、科学网

  

原文标题:健康新闻,院士陈薇:疫苗出来之前隔离是最好 网址:http://www.epti-edu.cn/jiankangxinwen/2020/0522/5795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